在山东青岛,当40名平均年龄仅25岁的年轻人凭着“大专以上学历”成功应聘一线环卫管理岗位后,在不少人眼中,他们便成了新闻的一部分。

30.01平方公里,420余条主次干道,是这些环卫“片长”的办公区域。头盔、护膝、蓝色工装,一辆贴着环卫标志的电动自行车,是他们的“标配”。

正式上岗之前,他们经历了3个月的一线轮岗实习,这意味着他们必须和一线环卫工人一同清扫马路,装运垃圾车,干各种杂活累活。总之,要首先尝试成为环卫工人中的一员。

去 年9月,青岛市市南区环卫清洁总公司通过当地人社部门发布招聘简章,面向社会公开招聘60名环卫公司工作人员,其中40名需要长期在一线工作的环卫作业社 区管理岗位。“这是公司首次大规模招聘大专以上学历员工。”该公司业务科科长郭建辉介绍,当时公司正面临人才断档的尴尬局面,十几名一线环卫管理人员陆续 将要退休,亟须年轻力量补充。

“加上他们年龄偏大,新鲜理念接受不足,导致一线管理模式老化,难以适应游客和居民对环境保洁的高要求。目前环卫工作机械化程度也越来越高,大学生知识面广,思维灵活,接受新事物快,更适合我们对人才的需求。”郭建辉说。

短短时间内,报名人数之多、竞争之激烈令郭建辉和同事始料未及。最终包括辛克泉在内的40名年轻人从400余名报名者中脱颖而出,成功应聘。

在正式报名之前,1992年出生的辛克泉被身边亲友拽着问了无数次“为什么”。辛克泉本科毕业于北京一所高校的法律专业,毕业后曾在青岛本地做过半年城管工作,他的选择让身边不少人大跌眼镜。

让辛克泉最终下定决心的,除了该国企的待遇比较令人满意外,他更看重环卫事业的发展前景。

“很多人将环卫工作误解为扫马路、运垃圾,但环卫工作绝不仅仅如此,一个城市的文明很大程度体现在环境方面。与不少发达国家相比,青岛的环卫工作还有很大提升空间,这也意味着我们还有很多可以作为的地方。”辛克泉对这份工作不乏憧憬。

31岁的赵磊之前曾多年从事平面设计工作,而他应聘的理由是“选择一种更具挑战性的生活方式”。

“现在都说大学生就业很难,不少人甚至待在家里‘啃老’,美其名曰‘等待机会’,可‘啃老’好么?如果没有行动力,机会是绝对等不来的,需要我们一步一步做起。在我看来,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。”赵磊说。

2015年11月底,这40人正式入职,他们需要直面的第一个职场挑战便是学会放下身段。

郭建辉将其称为“撕破脸皮”:“鉴于环卫工作的特殊性,全公司90%以上中层管理人员都有过在基层一线工作的经历。对这些大学生而言,做好即将开始的管理工作,熟悉工作标准和流程,必须得在一线摸爬滚打。”

经过理论培训、军训后,3个月的轮岗实习随即开始,清扫马路、跟着垃圾压缩车装卸垃圾成为他们的日常工作。对他们中的不少人来说,适应起来,困难远比想象中多。

“第一次扫马路时,自己脸皮薄得很,只闷头干活儿,都不大好意思抬头。”辛克泉回忆。

头一个月下来,郭建辉实地跟踪时,欣慰地看到这些脸被冻得通红、甚至双手皴裂的年轻人已经和一线环卫工人打成一片,嘻嘻哈哈地相互开着玩笑。“如果没有这样的经历,这些年轻人就无法了解环卫工人最真实的一面。”

一线磨炼带给这些年轻人的,收获远多于困难:他们学会如何同一线工人聊天沟通,如何赢得他们信任,以及怎么拿扫帚更省力这样的小诀窍。

一场冬雪之后,落在地面上的法桐树叶很难清扫,束手无策的辛克泉仔细观察着有经验的环卫工人的做法:顺着风向扫,尽量用扫帚接触树叶上半部分,然后慢慢把树叶拢到一起。

“他们虽然不会总结,但实践经验丰富,确实让我学到很多。”辛克泉感慨。

日子一长,这些年轻人开始以种种惊喜回馈公司。

“在他们的直接参与下,全区的环卫工作开始由粗放式作业向精细化作业转变。”郭建辉将此归功于这些大学生具有较高的素质。

这些年轻人注意到之前垃圾箱等距离放置容易造成资源浪费,于是提议旅游景点、车站等地可以多放,而人流较少的地方可少放;针对一线环卫工人普遍工作量较大的现状,他们提议人流量多时可适当减少其保洁面积,反之亦然。

“他们在用自己的眼光去发现、去观察,并敢于提出自己的想法。”郭建辉称,公司已完全吸纳并开始推广这些年轻人的“金点子”。

4月1日起,年轻的“片长”正式上岗。有之前的一线经历做铺垫,这些年轻人风风火火地干了起来。

每个人手下有30多位环卫工人,负责这些一线人员的考勤、纪律,进行环卫督导、检查,完成整改并处理各种突发事件。

大学生“片长”们还将最新的通讯方式应用在工作中。在工作巡查中,哪里发现建筑垃圾,赵磊会第一时间拍照,然后通过微信联系单位车辆前来处理。

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,这一职位只是成长的一个阶段。这家公司承诺,工作优秀的一线员工将来会转到公司管理岗位或专业技术岗位。

从业时间虽不长,但辛克泉似乎已染上了“职业病”,逢人便说一线环卫工人的不易以及爱护环境卫生的重要性。他乐见身边越来越多的朋友开始用“高尚”来形容自己的这份工作。

至于公众对这份工作的眼光,辛克泉轻松地说:“大学生干这份工作真的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我们正好遇到这个机会,热爱这份工作,有自己想法,和其他任何工作一样,很正常,希望更多人能正确认识这个行业。”

这些年轻人被寄予厚望,郭建辉期待着他们能为青岛这座城市带来更多改变:“什么时候这座海滨城市的环境能和日本、新加坡等地媲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