懒散是理想状态

   在古希腊那些大思想家看来,劳动应是被唾弃的。亚里士多德认为,劳动有违自由理念。荷马则推崇古希腊贵族式的懒散。体力劳动应该由女人、下人和奴隶完成。

劳动:从令人唾弃到生命意义
只要狂欢,不要工作。

  在中世纪,仍然没有真正形成工作伦理。务工——特别是务农,被看作是苦差事。不得不给老爷干徭役,是没有办法。而有选择权利的人,更愿意饭来张口、饮酒作乐。追求盈利被看作是不道德的行为,而那时候一年至少有100天的假期。

劳动:从令人唾弃到生命意义
上帝的指令

  在16世纪,马丁·路德宣布懒惰是原罪之一,他写道,人们生来就是要工作的,工作是“礼敬”也是“使命”。在清教徒看来,可以工作是被上帝选中的标志。这种看法加速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兴起。

劳动:从令人唾弃到生命意义

工业化时代



  18世纪,欧洲开始工业化进程。人口数量增加,土地变得稀缺,越来越多的人涌入工厂和车间。在1850年左右,很多英国人每天工作14小时,每周工作6天。尽管如此,他们的工作仍难以糊口。蒸汽机和纺织机让生产能力一下提高了三倍。

劳动:从令人唾弃到生命意义
生产率提高,工资提高

  在20世纪初,亨利·福特历史性地改善了汽车制造业的流水线生产,并让其成为了行业标准。福特T型车的流水线生产量提高了8倍,福特也因此大幅降低了汽车的售价,提高了工人的工资。

劳动:从令人唾弃到生命意义
工作狂

  伴随着工业化,一个新社会阶级出现了:无产阶级。对于提出这一概念的马克思而言,劳动是人类发展其特殊的人的性质的手段。马克思的女婿、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宣传家拉法格在1880年表示:“一种奇特的欲望主导着世界各地的工人阶级……这就是对劳动的热爱。”

劳动:从令人唾弃到生命意义
劳动领域的全球化

  在20世纪里,一些富裕国家的工作岗位逐渐变少,企业将生产线转移到劳动力成本低的地方。因此,在很多贫穷国家至今存在着工业化时期欧洲的图景:童工、低收入、缺乏社会保障。

劳动:从令人唾弃到生命意义
新的框架条件

  在欧洲,服务行业的工作岗位不断增加,一些新情况出现。这不仅是科技发展的结果,也受到社会变迁的影响:对于老年护工的需求不断增加;工作时间缩短;工作量降低——自1960年至2010年,德国人的人均工作量下降了30%。

劳动:从令人唾弃到生命意义
再也不用工作?

  它们不罢工,也不要工资,工作极其精准:工业机器人再次让工作领域发生了革命性变化。美国经济学家里夫金(JeremyRifkin)将其称为“第三次工业革命”。

劳动:从令人唾弃到生命意义
大批人会因此失业?

  自机器人进入车间的四十年来,一直存在这个问题:机器人是否会造成失业?这种情况如今又加剧了。数码化、互联网、工业4.0会让很多工作岗位变得多余,而且不仅仅是在工业界。

劳动:从令人唾弃到生命意义
美丽新世界

  理想状态是:机械代替我们工作,而我们就有时间专注于更重要的事。比如环保,照顾老幼病残等等。目前这些几乎都是由志愿者完成,在新的劳动世界,这些使命可能再次成为职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