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原标题:女儿喊声“爸爸” 父亲扭过头不理,坚持起诉(组图))


女儿喊声“爸爸”

昨日,父女俩在调解员的组织下进行庭前调解

63岁的眉山老人王怀找到律师,提出了一项罕见的诉讼请求——要求女儿在春节和父亲生日时回家看望父亲;而且要求女儿每月至少电话问候一次(成都商报曾报道)。昨日,王红如约和父亲王怀坐到了一起,在东坡区法院调解员的主持下,开始了调解。
调解中,王红答应父亲每月电话问候并在春节及父亲生日时回家探望,同时愿意支付每月六百元的赡养费。但王怀却突然改口,坚持要起诉。至此,这场调解,以失败告终。

父亲一见女儿立刻板起了脸

3月3日上午9点,王怀和律师率先走进了东坡区法院的调解室,王怀脸上带着笑意,老远就伸出手,和迎接他的东坡区法院行业调解员夏文安打起了招呼。

看到王怀脸上的笑意,夏文安心里感觉比较乐观:“看样子,你是带着诚心来的,争取今天大家能达成一致嘛。”面对夏文安的赞许,王怀笑着点了点头。这时,王红推开门,走到王怀对面,小声地喊了一声“爸爸”。看见女儿的出现,开始还有说有笑的王怀立刻就板起了脸,对于王红的招呼,他歪过头,未予理睬。“人家喊你,你不要这个样子哈。”夏文安提醒了一下王怀,便招呼略显尴尬的王红坐在了王怀的对面,调解正式开始。

女儿愿和解 父亲却连连指责“他(王怀)提出三个要求:每月支付一千元赡养费;每月电话慰问;春节和节日期间要回家探望。”夏文安说,经过初步的调解,王红对后两个要求都能满足,但每月只愿意支付400元的赡养费,而王怀称最起码要800元。

夏文安觉得,“是金额问题,调解起来就比较好办,比如一边让一点嘛,可能每月支付600元,双方都能接受。”但让夏文安没有想到的是,还没等自己劝上几句,王怀的情绪就突然开始激动起来,从女儿提供的每月1850元收入不止于此开始,对王红不断地进行指责,并不时地用手指指着王红。

面对父亲的指责,王红很无奈,好几次,她刚张口解释,王怀的语调就突然变高……眼看气氛越来越僵,夏文安以一句“你们毕竟还是亲生父女嘛”接过了话,在对双方进行教育后,夏文安在征得王红愿意和解后,提出除了探望等,王红每月支付600元给王怀。听罢,王怀不屑地笑道:“她,还不是当着面说的好听,一下来又是另一个样子。我养她13年,她把13年的抚养费给我就是了,她来看不看我无所谓,我不耽误她的时间。”

王红没有立即表态,眼看双方有望达成一致,夏文安连忙趁热打铁给王怀做起了工作:亲情是割舍不断的,你想嘛,除了她,哪个还喊你爸爸嘛?或许是夏文安一直在说,或许是王红久久没有给出回应,王怀突然恼怒起来:“我不是在乎钱的多少,我也不想让她来看我,她看不看我无所谓。”

调解失败 父亲坚持要起诉女儿“你钱又不要,又不要她来看你,那你为什么要起诉呢?”夏文安不解地问。“我自有我的想法,对不起了,夏主任,麻烦你给法院说一声,我要起诉,有些话,我要在法庭上说出来。”

“看嘛,他的目的不在这,他是想喊我一次性把13年的抚养费给他,但他知道我拿不出来,就想喊我们放弃房屋所有权。”王红叹了一声气,准备起身离开,但被夏文安叫住了。将王红劝住,夏文安又劝起了王怀:“老王啊,即便到了法院上,即便你胜诉了,你拿到的赡养费可能都没有600元,女儿回来看你,也就走个形式,最后,你还不是赢了官司,输了亲情。”

“算了,没有说头,夏主任,麻烦你了,我要起诉。”说完这话,王怀起身向外走去,夏文安上前拉住王怀:“老王,要不,等你和女儿单独聊聊?”王怀摇了摇头转身离开,背后夏文安一声长叹:“那最后一次调解就只有这样了,下一步,只能在法庭上见了。”
9点50分,看着父亲走下楼梯,王红才起身出门,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法院,没有再做任何交流。
对话父女

●父亲 她只是表面上答应

之前愿意接受调解,为何突然改变主意?王怀解释,女儿只是表面上答应,等人走了马上会变成另一个样子。

王怀称,之所以要坚持起诉开庭,就是想给她一个教训,给更多的人警示。

●女儿 以后看他可能就像打卡上班

对于王怀坚持起诉,王红情绪平静,她解释,父亲的目的不是让自己探望他、给赡养费,而是想迫使自己和母亲放弃房屋。但不管怎么说,他是自己的父亲,自己有赡养、看望老人的责任,但如果要通过法院判决,无论怎么判,自己都会执行,但回家看望等可能会像“上班打卡一样,走个形式。”

得知调解失败,王红的母亲情绪比较激动,她致电成都商报记者称,王怀说了许多谎话,最终目的就是想把离婚时给母女俩的房屋要回去。“他和第一任妻子有个儿子,也有孙女,为什么他们都不去管他?都不去看望他?为什么他不起诉他儿子要抚养费?”王红的母亲说,“离婚后,王怀没有抚养女儿,他一共只给过女儿四百元,还曾找当时正在读书的女儿多次借过钱,还威胁过我们很多次。”

对于王红母女俩的说法,王怀也显得比较激动,他说,自己和儿子有联系,找谁要抚养费是自己的事情。(文中王怀、王红系化名)